返回
頂部

村民动起来 文化礼堂才能活起来

2019-06-25 11:04 出处:网络整理  人氣:184℃ 

  西湖橋村文化禮堂,村民正在上舞蹈培訓班

  最近,一部鄉村文化電影《花旦憶》在愛奇藝APP上線,影片講述了一個越劇團花旦梁曉燕因劇團解散流落工廠,在現實困境中勇敢追夢的故事。作爲國內首部反映文化禮堂和鄉村文化建設的電影,引發各界廣泛關注。

  《花旦憶》的投資人兼主演陳利華,是柯橋區平水鎮西湖橋村的文化禮堂管理員。影片場景全部取自平水鎮,23名演員中有21名是平水村民,大多是文化禮堂的忠實“粉絲”。正因文化禮堂建起來、火起來,村民的精神生活豐富起來,才促成了這部電影的誕生。

  電影拍攝片花——村民爭相來試鏡

  從2017年4月到2018年4月,《花旦憶》整整拍了一年。“時間排得很緊,但工作日要上班,只能抽雙休日、節假日拍攝。”陳利華回憶道,早上5點開始准備,7點准時開拍,一拍一整天。晚上還要拍夜戲,最晚到10點多。像國慶小長假,連續拍了7天。

  在日常工作之余,還要兼顧高強度的電影拍攝,對陳利華來說是個巨大的挑戰。“好在拍攝過程中得到了許多村民的幫助。”陳利華說,無論是演員、服裝,還是道具、場地,村民們都積極參與,享受其中。

  電影故事發生在上世紀70至90年代,要求演員的服裝有年代感,並隨著周遭環境、人生境遇的變化而變化。就拿主人公梁曉燕來說,她剛從劇團下工廠時,是個光鮮亮麗的女青年。在工廠待久了,爲了融入大環境,便改穿了普通女工的服裝。婚後丈夫下崗,經濟拮據,穿著打扮就更隨意了。

  要凸顯這些變化,上哪裏找合適的衣服?“我媽知道這件事後,把她壓箱底的舊衣服都翻了出來,還給我們當起了服裝顧問。那個年代的女裝,流行小碎花、素色面料和燕尾領款式,男裝則以白色、青灰色爲主。”陳利華說,爲了支持她拍電影,她的父親、二伯等長輩,都貢獻了他們的舊衣服。

  影片中的群衆演員,大多是土生土長的村民。盡管沒有演戲經驗,但他們對拍電影的積極性很高。陳利華告訴記者,在挑選工廠女職工時,一下子來了10多個試鏡的村民,有的把孩子也帶來了,想爭取小演員的角色。最後,她挑了4個有舞台經驗、有鏡頭感,且留長發的女村民。

  村民胡荷娟,就是被挑中的群衆演員之一。在電影裏,她飾演工人小劉,在現實中,她也是工廠職工。在電影裏,她熱愛唱戲,跟著梁曉燕學戲曲動作,在現實中,她也是民間越劇團的演員,常在文化禮堂演出。“梳怎樣的辮子,穿怎樣的衣服,扣子扣到第幾顆,我都有經驗。”胡荷娟笑著說,整場戲下來,她全程都在演自己,挺有趣的。

  “電影裏的小餐館、服裝店、電器店、五金店等場景,也是在集鎮開店的村民主動提供的。”陳利華告訴記者,他們不光熱心地提供場地,還扮演了電影中狠心拒絕主人公求職的老板。

  鄉村生活新變——文化禮堂人氣旺

  “這幾年,文化禮堂的人氣越來越高,我家樓下的棋牌室都關門歇業了。”無論是在拍攝《花旦憶》時,還是在組織文化禮堂活動時,陳利華都明顯感覺到,鄉村生活正在向著積極、樂觀、正能量的方向發展。

  2016年6月,陳利華當上西湖橋村的文化禮堂管理員後,立即重新設計並擴建了舞台,還升級了音響和燈光。“第一場活動是排舞聯歡,全鎮20多支隊伍盛裝出演,文化禮堂裏擠了500多人。”陳利華回憶道,村民對文化生活的渴求震撼了她,也點燃了她的工作熱情。

  翻開西湖橋村文化禮堂計劃表,一年的文化活動排得滿滿當當:既有老年人喜愛的越劇、蓮花落、書法、國畫等活動,也有年輕人喜歡的手工插畫、化妝、舞蹈、瑜伽等培訓,每個月至少4次。陳利華告訴記者,村裏還組建了舞蹈隊、戲曲隊、籃球隊、乒乓球隊4支業余文體隊伍,各隊伍常年活動不斷。去年,西湖橋村文化禮堂被評爲全省五星級文化禮堂。

  參加《花旦憶》拍攝的村民正在排練

  西湖橋村文化禮堂,是紹興市建設基層文化主陣地的一個縮影。2013年,紹興市全面啓動文化禮堂建設工作,目前已累計建成980家,500人以上行政村覆蓋率超50%。立足于“提質擴面、常態長效”的目標,紹興市先後出台了《關于推進農村文化禮堂長效機制建設的實施意見》《農村文化禮堂星級評定管理辦法》等政策,每年財政專項保障文化禮堂獎補資金1億元,推動文化禮堂在思想引導、道德教化、禮儀培養、文化熏陶、鄉村治理等方面發揮作用。

本文標簽:

更多文章

相關文章

?

網站導航: | 關于雅閱 | 新聞中心

  • 榮譽資質 | 退換服務 | 聯系我們

  • 友情鏈接(歡迎業界知名網站交換鏈接)

    織夢模板   織夢主機   响应式織夢模板   建站素材   

    ? 2014-2018 Jiangsu .江蘇雅閱文化用品有限公司 jrasicot.com.版权所有